联系我们

地 址:广州市天河区元岗横路7号天汇loft创意园C1-102
电 话:020-29033980
邮 箱:xinchangyin@163.com
网 址:www.artxc.cn
微信公众号:gzxinchang

新闻动态

当前位置: > 新闻动态 >

当今中国画作伪的主要区域以及主要作伪对象

时间:2017-03-10 15:52 作者:admin 点击:

      一般来说,中国画区域造假情况和该地区的历史文化发展有很大关系,当地画家和画派是本地区作伪的主要对象,并且在本地的销售渠道和销售量也最多最大。但经过实际调查,目前仿造名人作品的区域划分已远不如过去那么明确,如李苦禅是山东籍画家,他的伪作来源既有山东也有北京和天津等,只是销售渠道和销售量不如山东聚集。
当今中国画作伪的主要区域及主要作伪对象 文章配图 第1张
      目前中国画伪作的销售也出现了跨区域流通,比如广东买家对本土画家关山月和黎雄才比较熟悉,也对当地他们作品的造假情况比较了解,于是为减少被识别出的可能,作伪者往往不在广东本地卖,而是拿到潘家园或者天津鼓楼等北方市场出售。简言之,最近几年随着造假技术的升级和艺术品市场的普及,伪作的流通呈现出南北对调的趋势。
 
      下面我们介绍当今中国画作伪的主要区域以及主要作伪对象,而根据造假对象的不同,介绍这些区域时会出现某些重合。
 
      1.北京、天津、山东地区。北京和天津自古是中国画造假和销售的聚集地,北京的作伪以潘家园、琉璃厂附近为主,天津的作伪则以鼓楼地区为主,这两个区域都是地摊货与高仿品共存,造假对象多是大师名家,如齐白石、张大千、徐悲鸿、李可染、李苦禅、黄胄、吴作人、王雪涛、白雪石、范曾、刘大为、何家英、王明明等。其中,北京的中国画伪作销售量全国第一,比如潘家园古玩市场,充斥了大量价格极低水平很差的假画,以吸引行外买家和旅游者为主。同时,还有来自全国各地仿造水平较高的作品,通过北京的字画市场出货。天津是最早的书画交易发起地,很多书画投资者都是在天津挣到第一桶金,当然也有不少书画投资者在天津遭遇了生平第一次上当。
当今中国画作伪的主要区域及主要作伪对象 文章配图 第2张
      链接:
      天津鼓楼地区的沈阳道市场地摊上,每天都有数百张近代名家大师的绘画作品在出售,价格十分便宜。比如假齐白石作品仅售100元一幅,如
果需要鉴定证书则另加200元。天津有一大批专门从事仿制名人书画作品的画店,请各类人员临摹名家大师作品。对那些仿品而言,级别不同,价
格也悬殊,普通仿品只有几十元到几百元,如果是高仿,价格则要翻几倍甚至十几倍。
 
      除了传统的人工仿制之外,天津也不乏现代科技手段的造假。古文化街的一家普通小作坊,就拥有这样的技术和设备:第一步,将原作放入一个大型数码印刷机,在扫描原作过程中,电脑采集数据并输入系统,并将显示出的颜色转化成印刷色系。然后是控制墨的分布,打印作品。此过程原作扫描和墨迹颜色对比最为关键。第二步,在印刷出来的副本上,覆盖一种薄而透明的胶版,用墨笔在胶版上依照副本描出一个单色墨稿。随后,为了能看得更清楚,将胶片墨稿放在一张白纸上,上面覆盖正式复制用的画纸,按墨稿的轮廓,对比原作,或勾线、或填色、或晕染,普通藏家很难辨别出真伪。
当今中国画作伪的主要区域及主要作伪对象 文章配图 第3张
      在山东,伪造李苦禅作品有很大的市场销售量。潍坊则是山东中国画造假的重镇,画店数量甚至可以和北京、上海等艺术品交易中心相比。再加上中国画礼品市场在山东格外兴盛,当地画廊的月营业额要远远高于北京、上海的同档次画廊。山东不仅中国近现代大师作品造假严重,当代的水墨名家也纷纷中枪。某些名家应酬太多,并且有些人年事已高,难以应付,就将原本价值几万甚至几十万的作品,用“丝网印”批量高仿几十张甚至上百张之后,再由作者本人签名出售。
 
      2.浙江、上海地区。浙江、上海是伪造吴昌硕、陆俨少、谢稚柳等画家作品的泛滥之地。较之其他作伪区域,浙江的造假分工更为明确、专业。尤其浙江慈溪一带有一批专门仿造书画的人,作伪水平较低,但作伪数量巨大,十张中一张卖出去就可以稳赚不赔,因此他们依然资金雄厚,获利可观。上海的造假更加集团化、整体水平也高于浙江,造假对象更多,海派众多画家的伪作多出自上海造假者之手。由于上海还是中国的艺术品交易中心之一,对全国各地画家作品都存在着需求,所以很多外地伪作也会流入该区并销售出去。
当今中国画作伪的主要区域及主要作伪对象 文章配图 第4张
      3.安徽、江苏、浙江地区。安徽的中国画造假主要集中在古徽州黄山地区,以仿清代民国海派和新安画派为主,其中歙县是重要据点。比如伪造黄宾虹的假作,有一部分就是来自安徽黄山地区。黄宾虹多幅分开发表的封面作品都是源自安徽歙县作伪者之手,最终流向北京。
 
      江苏南京的夫子庙和清凉山古玩市场,也是著名的中国画造假生产集散地,主要仿造新金陵画派傅抱石、钱松喦、宋文治、亚明、魏紫熙以及陈大羽、范扬等画家作品,还包括当代浙江、上海地区的陆俨少、程十发、吴山明等画家的作品。其中林散之和陈大羽的作品造假水平最高,数量也大,有些作品甚至能骗过专家。比如有一位陈大羽的研究生,毕业之后就开始在市场上造老师的假画,陈大羽被气得住院,直至这位作伪者到医院里向陈大羽道歉认错,才免去老师的起诉。林散之不仅书法作品受到青睐,其画作也在南京被收藏者追捧,造假层出不穷,关于他作品的造假产业链在南京已经相当成熟。市场上有些画商为了获利,甚至试图拉拢其后人一起参与造假,而南京的一些著名鉴定家也会因利益而放弃鉴定原则。有些高手伪造的林散之作品,画商都是成批量订购,早几年是百元一张、千元一张,再找鉴定专家或相关人员题跋表示作品保真。题跋费用只需两三千元,而到拍卖场上至少都能卖三四万元,利润十分可观。江苏也是伪造谢稚柳作品的主要地区,但江苏多造其的早期“工整”画风,题材以佛像、高士、仕女为多。另一个伪造谢稚柳作品的重要地点是上海,多造假其的晚期“放浪”画风。原因是江苏无论苏州还是扬州,历来的造假传统都是擅长工整一路。而上海人精明,所以选择仿造相对容易省力的“放浪”画风。
 
      浙江杭州和安徽同样,都是伪造黄宾虹画作的重要地区。杭州有一位五十多岁的沈姓仿造者,其所造伪作最近几年还在拍卖市场中出现。他直接将自己的伪作卖给画商,价格大约几千元一平尺。画商买进伪作之后,在家做旧和装裱,然后经过几轮私下交易,再拿到拍卖行而且都是在北京的著名拍卖公司上拍,此时画价格已飙升至几百万元。早些年几乎没有拍卖行能躲过这位造假者的“成果”,但最近几年他造伪的一些弱点逐渐被大家掌握,如2012年北京的一场拍卖会中,他仿的黄宾虹作品全部流拍。
当今中国画作伪的主要区域及主要作伪对象 文章配图 第5张
      4.四川、重庆地区。这两个地区主要造张大千和傅抱石的伪作。因为张大千是土生土长的四川人,作品更受当地人青睐。在拍卖场上,四川籍藏家对张大千的作品趋之如鹜;而傅抱石曾经在重庆驻留过,并在此地形成自己成熟的画风。目前仿制张大千作品的真正高手就在四川(台湾也有高手,但四川的伪作更胜一筹),主要出自张大千弟子胡如思之手。这种情况和当年抗战时张大千一度失踪有关,当时胡如思以为张大千死于日军飞机的轰炸,就仿造了张大千的多幅作品。张大千知道后,便与胡如思绝交并嘱咐保姆,不准给四十岁胡姓男子开门。傅抱石是在1938年之后移居重庆,进入他艺术生涯的创作高峰期。傅抱石当时家住沙坪坝的金刚坡,他常在画上题署“金刚坡下斋”。虽然,傅抱石作品的仿作数量最多的是在南京,但仿作水平最高的是在四川,极易让专家打眼。目前,四川的傅抱石高仿伪作价格也要在30至50万以上。
 
      5.湖南(湘潭)地区。湖南湘潭地区是中国书画造假的又一重地,以仿冒本土古今书画名家的作品为主,已经形成了一条产业链,而且分工明确细致,有的找高手模仿制作,有的负责把纸张作旧,有的负责裱画,有的负责找买家出货。此地最多的造假对象是齐白石并且是以齐白石早期的字画为主,具体来说是齐白石57岁之前。湘潭的齐白石伪作比例之大十分惊人,甚至是万中无一真迹。
当今中国画作伪的主要区域及主要作伪对象 文章配图 第6张
      6.西安地区。西安和山东相似,中国画礼品的市场需求量很大,书院门是西安书画艺术品的集散地,有近2000多位来自全国各地的书画从业者。他们中大多数人都拥有自己的画店或画廊,也有不少人以临仿陕西书画名家作品为业。在西安的书画市场上,到处可见刘文西、赵望云、石鲁、何海霞等当地名家的伪作。这些伪作既有专业美术人员的临摹,也有从美院附近罗家寨、二府庄低价收购的赝品,大多以数百元至千元的价格出售。
 
      7.广东地区。广东地区的造假对象主要是岭南画派的高剑父、孙奇峰、关山月、黎雄才、赵少昂等人;此外,林墉、杨之光、方楚雄、王子武等广东现当代名家也是作伪者的“宠儿”。岭南画派曾经在中国现代美术史上写下重要的一笔,而近几年岭南画派画家的作品也在书画市场上风头正劲。据雅昌艺术市场监测中心2012年发布的中国艺术品市场报告,在中国几大画派中,岭南画派呈现出逆流增长的市场趋势。也许正是这样的市场
需求和关注,导致广东地区的造假现象越来越严重。现在虽然画派中的画家早已去世,但市场上署名为他们的作品依然是几何级数量增长。有人曾不无担心地指出,这种增长方式将会毁掉岭南画派的市场口碑和信誉。高剑父的入室弟子,著名的广东画家杨之光,曾通过微博进行打假。而此事件也让人们看到广东中国画造假的严重和恶劣程度。
当今中国画作伪的主要区域及主要作伪对象 文章配图 第7张
      案例:杨之光微博打假16家拍卖行上“黑名单”
      当代岭南画派领军人物杨之光的作品一直是国内各地拍卖行的“熟客”,雅昌网个人指数显示,其作品均价为2.1708万/平方尺。仅仅一个春拍,杨之光作品上拍的数量就超过了100件。然而在丰厚利润诱使下,署名杨之光的赝品泛滥。对此,82岁高龄的老画家非常愤怒,虽然多次公开打假,但效果并不显著。
 
      从2012年4月底开始,杨之光找到了一个新方法:微博打假,近半个月来,他通过微博指认了16家拍卖行近期上拍的40多幅赝品。其中一幅被杨之光指认为赝品的《舞蹈人物》,竟在北京保利国际拍卖有限公司2012年4月21日的拍卖中,拍出了29.9万元的高价。
 
      杨之光的女儿杨红声称,这次拍卖数量太多,而且超过50%的拍品都是伪作。虽然也有高仿品,但很多都是凭空捏造,杨之光实在忍无可忍,开始通过微博打假。在杨红微博上发布的赝品信息中,涉嫌拍假的拍卖行包括中国嘉德、北京保利这两家国内最大的艺术品拍卖公司。有一些拍卖行是赝品和真品同时上拍,还有不少拍卖行上拍的杨之光作品全是赝品。如2012年5月18日在北京东方御藏国际拍卖有限公司上拍的8幅杨之光作品,经杨之光鉴定全伪。
 
      虽然杨之光指认的涉嫌假拍的拍卖行多达16家,但目前仅有中国嘉德、上海崇源、北京东方大观这三家拍卖行与杨红取得联系,明确表示将撤下拍品。如中国嘉德表示会在5月13日拍卖会现场发布重要声明,宣布撤拍这两张赝品。此外,包括北京东方御藏在内的几家拍卖行,已经在雅昌艺术网上预展的被杨之光指认为赝品的拍品撤下。
 
      是否未被指认为赝品的杨之光拍品就是真的?对此杨红连连否认:“前段时间我们微博打假发布的40多幅赝品信息,都是在雅昌艺术网看拍卖行网上预展时发现的,但电脑上看到的图片太小,只能打假,不能保真。如果拍品是印刷品,通过网络就看不出真假。而且近期又有很多拍品准备上拍,所以只能说经我父亲鉴定为假的就是赝品,其他的只有看到原作,才能判断真假。”而杨之光在接受羊城晚报记者采访时也表示:“假的东西不断有,真的东西却不会越来越多。所以我计划将我的传世之作都整理成集,分集出版,只要是我鉴定过的我的作品就可以入编,不分时期不分水平高低。我无法去一一顾及市场上所有有我署名的作品真伪,只能说在我这本画集中出现的作品,那就肯定是真的。”
 
      需要指出的是,当代的中国画造假区域并不只有以上提到的几处,伪造对象也不限于那几个画家。事实上,中国画造假现象遍及全国,如东北地区伪造于志学,江西伪造黄秋园,河南伪造石鲁,四川伪造陈子庄等等,都是圈内的常识。我们应该更多地了解掌握各地的名画家以及他们作品的市场情况,才能避免上当。

在线客服:点击这里给我发消息

在线客服